【韻達香港】先秦女子如何裝扮?漢代美人啥樣?90後古妝復原師帶你穿越
2020-12-04 18:53

“言美女又工妝飾,傅着脂粉,面白如玉,黛畫眉,鬢黑而光淨,又施芳澤,其芳香郁渥也。”  《楚辭》中的詩句讓人瞭解了先秦時期美人的大致裝扮,但“白”是怎樣的“白”,“黛”又是什麼樣的黑?美人的雲鬢又是如何光淨?一位古代妝品復原師給出了答案,她還原出了當時女子所使用的銅黛、鉛粉、朱脣,讓人彷彿穿越千年,看到了古代女子獨特的素雅清麗之美。

近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繫到這位古代妝品復原人——90後女孩王一帆,她向記者講述了自己5年多時間潛心復原古代妝品的故事。

“城中好廣眉,四方且半額”

復原漢代妝容視頻引讚歎

1992年出生的王一帆,遼寧人,現在和丈夫一起居住在上海,她有一個聽起來小眾卻“高級”的身份——古代妝品復原人。顧名思義,她工作的主要內容就是研讀史料,尋找史料中記載的古代女子的曼妙妝容,包括妝品、妝具和梳妝方式,然後和團隊的小夥伴一起將它們還原出來。

“最近引起關注的視頻還原的是東漢時期的妝容,用到的復原妝品有面脂、露華百英粉、紅藍花胭脂、石黛、硃砂。”王一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東漢時期《東觀漢記·馬廖傳》中有詩句雲:城中好廣眉,四方且半額,可見當時的審美流行粗眉,方額。他們團隊根據這個思路,還原出了視頻中的妝容,“先用面脂上底妝,然後用絲綿粉撲傅粉。漢代女子的妝面以清淡素雅為主,因此底妝的白度介乎米粉和鉛粉之間,光澤感比較強,非啞光。使用的粉狀胭脂溶化後呈現水性質地,再上於兩頰,讓面龐呈現自然的桃紅色,與底妝融合後宛如天然氣色。妝容整體感覺通透、自然。”

圖片視頻中復原的漢代妝容

視頻中還展現了漢代的畫眉和點脣手法。“東漢時期畫眉主要用的是石黛,先將石黛眉筆在配套的硯台上來回摩擦幾下,然後用石黛筆輕輕地給眉毛上色。漢代流行廣眉,這個妝面的眉毛畫得比較粗也比較濃。”

圖片用石黛眉筆畫眉

點脣的方法與現在用口紅直接上色不太一樣,要用到妝具——朱雀銜環踏虎雙聯杯,先取一小勺紅色的粉狀胭脂倒入白色的膏狀口脂中進行調脂,調成紅色的膏狀口脂後,再用脣筆沾取點於脣上。“漢代也喜愛櫻桃小口,所以點脣的時候沒有將原本的嘴脣全部塗上紅色,而是選取了嘴脣中間三分之二處上色。脣色和臉頰上的胭脂顏色是一致的,讓妝容看起來更簡潔素雅。”王一帆説。

圖片

點脣之前需要調脂

已復原35件古代妝品

查閲古籍尋找“隱藏配方”

王一帆告訴記者,拍攝這次視頻之前,她從事古代妝品復原已經五年多。“我的外祖父就是從事古代妝品復原的,耳濡目染,我從小就對這些很感興趣。”大學畢業後,王一帆和丈夫來到上海。剛開始她在一個科研公司工作,之後想要尋找人生更大的意義便辭了職。“我跟上海戲劇學院的一位老師學了中國古代化妝史,然後自己摸索,開始了古代妝品的復原。”

圖片

王一帆在復原古代妝品

“我們一般是查閲古籍資料,《齊民要術》、《事林廣記》等書都會記載不同妝品的配方,但也需要去考證記載配方的真實度。在古代,妝品大多數都是由一家一姓掌握的,有時候記錄的未必全是真實的,在實踐的過程中會發現有些地方不合理,或者和書中記載不一樣。”王一帆給記者舉了個例子:“比如説唐代,我們就需要從一些上貢的文獻裏尋找到普通記載中缺失的某一個原料。這是古人對自己家族配方的一個保密措施,考證出來之後再去進行復原。”

圖片

王一帆在選擇復原妝品的原料

那麼如何考察復原的真實度呢?王一帆説:“我們會結合不同朝代使用的妝具去反推考證妝品,再結合文獻記載的梳妝方式去印證妝具和妝品,最後再看呈現的效果是否和壁畫、木俑、陶俑、畫像等資料上記載的妝容對應得上。”

目前,王一帆已經成功復原了35件古代妝品,從先秦到清代,涉及各種品類的彩妝,比如甲煎口脂、唐宮迎蝶粉、畫眉集香圓、澤漬香蘭、棉胭脂等。她也涉足制香領域,“靠《甄嬛傳》走紅的鵝梨帳中香我也做過復原,它又名江南李王帳中香。明代周嘉冑的《香乘》中收錄了香方:沉香末一兩,檀香末一錢,鵝梨(榅桲)十枚。以鵝梨刻去瓤核,如甕子狀,入香末,仍將梨頂籤蓋。蒸三溜,去梨皮,研和令勻,久窨,可爇。不過鵝梨帳中香不屬於妝品,屬於香方,雖然妝品與制香有互通之處,但彼此之間已成獨立領域,在復原的過程中,我也感受到古人對香的審美要求很高級。”

圖片

王一帆復原的各式各樣的古代妝品

現代美妝博主常玩的花樣

其實也是“古人的智慧”

王一帆説,在復原古代妝面的過程裏,會時常驚歎古人的智慧。相傳魏晉時期魏文帝的妃子段巧笑用紫粉敷面。“紫粉是用落葵做成的妝粉。我們在復原這個妝品時研究了落葵子的功效,瞭解到它具有一定的潤膚作用。雖然它的外觀呈現一種淡淡的紫色,但上臉後呈現的效果很自然,有一定的膚色矯正作用,可以調節偏黃的膚色。我們當時開玩笑説,段巧笑可能是個黃臉婆。”王一帆笑着解釋道:“這就和我們現在化妝用的隔離霜一樣,用不同顏色的妝品來調和膚色。每每瞭解到這些,我們就感嘆,時尚是個輪迴,現代人常用的化妝理念,其實早在中國古代就有了。”

圖片

王一帆復原的古代妝品十分精緻

“現在秀場上模特會在面部貼很多裝飾,諸如珍珠、亮片之類。其實這種面飾的應用,在中國古代的唐朝、宋朝都很常見,當時的女子會在臉上貼雲母去呈現碎妝的造型,也有會加花鈿。在唐代還有在臉上畫紅色月牙圖案的妝容,這種圖案最開始是模仿傷痕,逐漸地發現它呈現一種特別的美。”王一帆説,復原古代妝容不僅可以給中國古代文史研究帶來幫助,也給當今的時尚帶來靈感,讓它更具現代意義。

未來會多拍視頻

相信這個行業是有前景的

那麼相比於現代化妝術,古代妝容的優勢在哪裏呢?對此王一帆也有自己的看法:“古代妝品裏極簡的配方體系和所體現的獨特造物理念值得現代化妝術借鑑。同時,我們自己常説,中國古代妝品是中國古代的活色卡,妝具是物質文化生活的鏡子,梳妝方式是中國古代女子的容德字典。”

圖片

王一帆在尋找制香原料

對於未來,王一帆也有自己的計劃:“我在做復原的同時也在做資料整理,希望能出一本關於古代妝容的書,讓更多人去了解。同時我也在嘗試着多拍視頻發佈在微博@王一帆古代妝品復原人上,更生動地把先秦到清代的許多美麗妝容呈現出來。我們會去古詩中尋找思路,像白居易詩中描寫的‘烏膏注脣脣似泥,雙眉畫作八字低。’就是很典型的一個時世妝,我們將來也會做。”

王一帆告訴記者,今年初,她成立了工作室,現在工作室有五名成員,“大家各有分工,彙集妝品、妝具、化妝方式的復原,努力把古代化妝復原推向一個更縱深的層面。我們團隊有成員曾經參與過《長安十二時辰》的造型指導,我現在也時常受邀參與博物館的講座、展覽,雖然這個職業目前還很小眾,但我相信它是有前景的。”

紫牛新聞記者|張冰晶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您有新聞線索,歡迎點擊爆料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